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湖荒斋

一畔美丽的湖湾,一幢孤寂的荒寓,一个静心的老头......

 
 
 

日志

 
 

油水河岸话瑶民:松滋万家乡瑶族文化寻绎(1)  

2017-05-03 08:30:27|  分类: 文化天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油水河岸话瑶民:松滋万家乡瑶族文化寻绎(1)

走进湖北松滋,几条河流的名称深深地吸引着我。沿着这条线索,我们走进了万家乡的古瑶民区,开始寻绎古瑶民的文化之旅。

既然是古瑶民,当然与“瑶”相关。根据研究,“瑶族”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确定的对瑶族的统一称谓,而在历史上的不同的时期,却有多种不同的称谓。可以说,一部瑶族历史,即可从不同称谓的演化中发现。

据学界研究,“瑶”之一民的称谓反映出瑶族及其文化的多源头多概系特征,有学者概括说:瑶族先民在新石器时代擅长制作瓦器、陶罐,故最早的瑶族先民称为“窑民”;后来陶罐坯料制作由手工发展为旋转摇动制坯,窑民改称“摇民”;瑶族先民还善养蚕,又衍生出“繇民”;在远古时期瑶族先民称为尤人和九黎、三苗。五千多年前,九黎当是九个部落的联盟,瑶族是九黎部落联盟中的一个部落集团。都安、大化瑶族民间传说他们的始祖母密洛陀在“月些月利”时,创造了第一代九位大神,后来搬到“洛立城邑”居住,又创造了第二代九位大神,老大叫阿升(一说阿胜),汉语叫“蚩尤”。九兄弟又生儿育女,形成了九九八十一个“部卡”(部落)。阿升是一位战神,力大无比,能拉千斤钹,顶九百九十九斤重的大弓弩,是九兄弟的首领。《太白阴经》云:“伏羲以木为兵,神农以石为兵,蚩尤以金为兵。”显然,九黎的武器是以铜制造的,比伏羲、神农的木、石武器先进。传说九兄弟在洛立建立大本营,先后于洛立、阪泉、涿鹿与炎帝发生战争,将炎帝打败。瑶族传说中的洛立、涿鹿、阪泉,据专家考证,当时确有这三个地名。这样,“瑶”民的主源指向了“蚩尤”。

也就是说,“瑶族”是一种他称,他们自己则自称为“尤”、“优”……其历史即可追溯到“尤人”、“由人”、“繇人”、“苗人”。至于这些称谓的来源,目前在学术界并不统一,有的从《山海经·大荒南经》一书中有“帝舜生戏,戏生摇民”、“帝俊妻娥皇,生此三身之国,姚姓”、《越绝书》中有“摇城者,吴王子居焉,后越摇王居之”等史迹,认为“瑶”的称渭源自“摇”、“姚” [1];有的从《粤述》中记载的“南方有焦侥,人长三尺,短之极,从人尧声”之说而认为“瑶”之称谓源于“焦侥” [2];有的从《隋书·地理志》里记载的“长沙郡又杂夷蜒,名曰莫徭。自云其先祖有功,常免徭役,故以为名”之说认为不需负担徭役的称“莫徭”,而要负担徭役的称“徭” [3];有的从《天下郡国利病书》里的“莫徭者,自荆南五溪而来,居岭海间,号曰氓”而认为“瑶”就是“氓”(或勉) [4]……这些说法各有所证,可各一说,其共性均在于指认其音似“瑶”者。

从字源的层面,“尤”原来也不是瑶族的自称而只是一种野生猴属动物,“从犬,曲其足,而首尚弱,象形” [5]。问题在于,为什么这个“尤”会演变成“瑶”而成为一个或数个民族的族称了。

其实,这个“尤”,也属“犬”,体现于人类在游牧经济时期饲养的犬、牛、马、羊等类畜群,《诗经》上有“无感我悦兮,天使龙也吠”之说,这里的“龙”指的也就是狗。因为在汉字的历史发展中,“狗”字原先则仅指幼犬,以后在口语上扩大成为所有犬属动物的通称,这有点象童话《两条腿》中所记情形一般。早在《殷墟文字类编》中即有狗的象形文字,《易》中有代表狗的符号(“艮为狗”)……古籍中狗的别名很多,狗高达四尺者则谓“獒”,体特大者则叫“猗”,善捕猎与善看田者又叫“良犬”(史籍中的良犬有鸟龙、韩卢、殷虞、茹黄、郁林、地羊、白龙沙等名称)……以至于《周礼》记有专职的养狗人——“犬人”,在汉代还设有专门训营狗的官职——“狗监”,汉武帝甚至为狗建了“犬台宫”——《三辅黄图》载 “犬台宫,在上林苑中,去长安西二十八里”——在“犬台宫”外还建筑了“走狗观”,据说汉灵帝更是爱狗爱得发狂,史称他于“西园弄狗,著进贤冠带缓”,“王之左右皆狗而冠”……事实上,这些或因为“犬”(“尤”)是人类生产的保卫者、通信交通工具,加上狗对主人的忠诚等,且由于人们人们无法解释“犬”(“尤”)的作用,认为“犬”(“尤”)是一种了不起的神物,从而产生了以“犬”(“尤”)为图腾的“尤人”。所以,《甲骨文字集释》解释“尤人以牧羊为生,必然饲养犬以守羊,故以犬为图腾” [6]。也就是说,“犬”(“尤”)实际上是一些耕山狩猎的原始部族的原始崇拜物,而这其中又与包括瑶族在内的不少民族的“犬”(“尤”)崇拜有了必然联系。

由于“犬”(“尤”)的作用一直延续到农耕文明时代,因而又与“农”字联系了起来。神农古币上的“农”字正作“由”,故《管子·历纪》说“尧使后稷为大由”,《说文解字》第十三篇上则注说“东西耕曰横,南北耕曰由。由亦大农也”。在这里,“由”即通“尤”(“犹”),故杨注《荀子·富国》“由将不足以免也”而谓“由与犹同”。其他如《墨子·兼爱下》说“为彼者由为己也”、《孟子·离娄下》说“禹思天下有溺者,由已溺之也”,并指其说。

有趣的事还在于,由“由”又演化成“苗”,或可证中国的苗瑶同源论。即如《说文解字》谓“苗,莜也。从草由声”,由此可知,历史上的“苗民”也与“犬”(“尤”)有关。到夏代,“犬”(“尤”)人还建立了自己的诸侯国,即《古本竹书纪年辑校》里所谓“后泄二十一年,命畎夷、白夷……阳夷,繇是服从”,古“繇”通“由” [7],故《左传·襄公二十八年》谓“若不免,必繇其子”。商代,记载“由”文献已较为丰富,如武丁时期的《卜辞》云:“祭己贞,乙巳效先步。在尤,一月。”“丁丑卜……在尤,一月。”“在尤。十月。”“丁亥……在尤。”“尤”即“由”。《书,泰誓》云“尚猷询兹黄发”。

可以看出,“由”、“尤”、“繇”有同音异记的差别,并反映在不同的历史发展进程中,因而可以说明瑶族先民“犬”(“尤”)人在古代是一个很强大的族群,这正如丁山先生所论:“汤王子孙,最称英武者为武丁,他和帝乙、帝率征伐方国,见于甲骨文的有鬼方、羌方、土方……以及史册未载,不以方名的邺、庸……攸、曹、周等二百处以上。” [8]丁先生所说的“攸”即“犬”(“尤”)人于殷商时期今山东定陶一带建立的“方国”。对此,《经词衍释》即指明:“经传释词曰:由,‘以’也,‘用’也,由、以、用一声之转。字或作犹,或作攸。”[9]

“犬”(“尤”)人后来从黄河与淮河流域之间迁徙到江汉流域,并且也建立过自己的国家(方国), 如《左传·桓公九年》记载:“巴子使韩服告于楚,请于邓为好。楚子使道朔将巴客以聘于邓。邓南鄙人攻而夺之币……夏,楚使斗廉帅师及巴师围……三遂巴师。不克……邓师大败,人宵溃。”《左传·哀公十八年》也记载:“巴人伐楚,围……三月,楚公孙宁、吴由于,薳固败巴师于。”这里的“”即“尤”,“人”即“尤”人。

“油水”即“尤”(“犬”)人生活而留下的地名,在今湖北松滋有油水,罗田县有尤河,五峰县也有尤河 [10],均以“尤”字或同音字命名,说明这些地方曾有“尤”人居住而留下了“人化”的文化遗迹 [11]。通过古籍,如《风俗通义》说:“蛮氏本荆蛮之后,姓盘。”《宋史·蛮夷传》说:“蛮居其中,不事赋役,谓之瑶。” 《溪蛮丛笑》云:“五溪之蛮,皆盘瓠种也……环四封而居者,今有五,曰苗、曰瑶……”,“瑶人古八蛮之种也” [12],“瑶本盘瓠之种,产于湖广溪洞间,即古长沙、黔中、五溪之蛮是也” [13] 《风俗通义》又说:“瞒氏,荆蛮之后,本姓蛮。其枝裔随音变改为瞒氏。”《辨证》引云:“后世音讹,遂为满氏,或日本姓盘改焉。”《三国志·吴志·黄盖传》载:“武陵蛮夷反乱,攻守城邑。乃以盖领太守……自春讫夏,寇乱尽平,诸幽邃巴、醴、由、涎邑侯君长,皆改操易节,奉礼请见,郡境遂清。”这里特别强调的的是,“蛮”可分成巴、醴、由、诞诸族,“由”是其中之一,古“犹”(尤)与“由”、“油”通,“诞”与蜒、澹通,是有油水、澹水——“古繇水之名今虽不存在了,澹水、界溪河今尚存在,古繇水与洈水、界溪河的关系是可以确定的。古繇水水体或许并未完全消失,只是冠上了他名,或融入了别的水系。据《松滋县志》和《公安县地名志》,洈水,出自洈山,故名,洈水北支(主流)发源于五峰县清水湾西北岩门,南支发源于湖南石门县五里坪。……澹水上游在五峰县境内称破石河。……根据地理实况和古代文献记载分析,澹水在五峰县境内的源头之一的南河,应当是古之繇水。从《汉书》关于‘洈水东入繇’的记述分析,当时繇水是这些河流中最大的一支,是主泓,或者说,是当时人们认为的主泓。这与《水经注》所述‘油水’(实际应为‘繇水’,并非‘油水’)源自白石山的记述相合。” [14]另外,据史载,赤壁战后,刘备领荆州牧,驻军“油口“,此地即在今湖北公安北,为古油水入长江之口,而油水即今松溪市以上的界溪河。下录《水经注》关于“油水”的论述:“油水出武陵孱陵县西界,县有白石山,油水所出,东径其县西,与洈水合。水出高城县洈山,东径其县下,东至孱陵县,入油水也。东过其县北,县治故城,王莽更名孱陆也。刘备孙夫人,权妹也。又更修之,其城背油向泽。又东北入于江。油水自孱陵县之东北,径公安县西,又北流注于大江。澧水出武陵充县西历山,东过其县南,澧水自县东径临澧、零阳二县故界。水之南岸,白石双立,厥状类人,高各三十丈,周四十丈。古老传言,昔充县尉与零阳尉并论封境,因相伤害,化而为石,东标零阳,西揭充县。充县废省,临澧即其地,县即充县之故治,临侧澧水,故为县名,晋大康四年置。澧水又东,茹水注之。水出龙茹山,水色清澈,漏石分沙。庄辛说楚襄王所谓饮茹溪之流者也。茹水东注澧水。”

要之,松滋市万家乡地域有瑶民居住,因而有学者作了介绍,但还需要作理会进一步的研究、开发,并落实相应的民族政策。


[1]李本高:《湖南瑶族源流》,岳麓书社2001年版,第28页。

[2]李本高:《湖南瑶族源流》,岳麓书社2001年版,第28页。

[3]李本高:《湖南瑶族源流》,岳麓书社2001年版,第28页。

[4]李本高:《湖南瑶族源流》,岳麓书社2001年版,第28页。

[5] 《中华大字典》丑集尤部。

[6]李孝定:《甲骨文集释》,引见《湖南瑶族源流》,岳麓书社2001年版。

[7]《尔雅?释水》释之曰:“繇膝以下为揭,繇膝以上为涉。”

[8]李本高:《湖南瑶族源流》,岳麓书社2001年版,第29页。

[9]李本高:《湖南瑶族源流》,岳麓书社2001年版,第29页。

[10]李本高:《湖南瑶族源流》,岳麓书社2001年版,第34页。

[11]李本高:《湖南瑶族源流》,岳麓书社2001年版,第34页。

[12] ()田汝成:《炎徼纪闻》丛书集成初编本。

[13](明)顾炎武:《天下郡国利病书》卷一OO

[14] http://doc.qkzz.net/article/50603d6c-df09-4006-aa7c-d63c3998fbfd_4.htm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