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湖荒斋

一畔美丽的湖湾,一幢孤寂的荒寓,一个静心的老头......

 
 
 

日志

 
 

研究恩施的民间文学 评析恩施的文学现状和发展(下)  

2017-03-13 19:31: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只缘身在此山中”

按照马克思主义的文艺发生学说,人们在进行文艺创作 时,只能说出和写出他自己体验过的、思索过的、感觉过的和爱过的东西。因此,恩施民间文学的内容与恩施的特定的自然、社会生活等是分不开的。从恩施的主体文化来看,恩施的物质文化自廪君时代起,就已进入到渔猎文化的发展阶段。

自廪君西迁,战胜盐水女神并称君于夷城之后,恩施人便逐渐习惯于以刀耕火种为特色的火田文化。这时,人们在“山岗砂石”上,在“不通驿路,不习牛利”的情况下,“惟伐木烧畲,以种五谷”[28]。宋代神宗以后,恩施逐渐推广牛犁。直到现在,广大农村也多处在“养牛为耕田”的耕犁文化阶段。所以,恩施的物质文化的主体始终是农耕文化。从制度文化看,恩施自廪君开国,由于是比武获胜而称君,强权政治就已开始萌生。自廪君后人以为“廪君死,魂魄世为白虎”[29],进行宗教改革之后,恩施就历史地进入了宗统维护君统,家规补充国法,族权强化政权、神权巩固王权的强权统治期。

恩施的物质文化与制度文化给恩施民众留下了深深的文化印迹,对恩施民间文学的产生发生了极其深刻的影响。甚至可以说:传统文化的这种影响已成为恩施民间文学走向现代化的重要参照系。其具体表现是:

1.农与商的对立

在农与商的关系上,恩施的农耕文明,特别是“守土为业,以耕为本”的文化背景,培养了一种特定的民众产业心态:“种田致富是正道,经商赚钱是邪门”,把农与商以正邪的形式对立起来。这种农商对立的民众心态给恩施民间文学以深深的影响。诸如在《马换坝》中说商人是“生来拐”,肯定“生意买卖靠张嘴,全凭一套哄编吹”,要人们吸取这“生意买卖眼前花”的教训,故把这坝田称为“马换坝”。这说明,恩施民间文学要走向现代化,就必须走出这农商对立的文化圈子。

2.垂钓与捕捞的冲突

恩施的物质文化从生产力的要素上考察时可以发现:劳动者长期停留在利用自然上,谈不上改造自然,更谈不上创造人化的自然。反映在劳动态度上就是一种垂钓式态度。比如有个童话,说一个青年看见一个老头每天只钓两小时鱼就收杆而去,这青年问:您为什么不多钓些时间,多钓点鱼卖了买张网去捕捞更多的鱼,以便更多的钱呢?这个老人反而愤怒地反问:我赚更多的钱干什么?我只需垂钓,就能解决温饱了。又如在《园胡子洞的传说》中,袁林老头钓鱼,始终只能够自己吃,当他想多钓些鱼去卖钱的时候,马上被龙王给以严惩,以致他变成一块石头,天长日久地守在洞口,因此,捕捞是不得好报的。以上表明,在恩施的民间文学中,赞扬的是垂钓,贬斥的是捕捞。就现在看来,光靠垂钓是搞不了现代化的。我想,恩施的民间文学要走向现代化,势必从垂钓与捕捞的冲突中走出来。

3.穷与富的变态

由于恩施地区的文化,特别是物质文化的落后,人们不可能获得更多的劳动成果。在这种情况下,人们就只能平均地分配劳动产品。长期以来,这种平均主义的分配方式培养了一种平均受穷、小富即安的民众心态。“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这就是他们对穷的心安理得的肯定。这种民众心态在民间文学中的反映就是:一方面,一旦有了富裕的人,就多数是在这里无原无故得金子,那里无情无由得银子,那里又得神灵帮助等情况下发生的,基本上没有什么劳动致富的典型。另一方面,凡属是搞劳动的,在最大程度上也只能解决温 饱问题, “种田为把肚儿圆,养牛为耕田,养猪为过年,养鸡为换油盐钱。”诸多的民间传说和故事,都明显地告诉我们:追求致富,也就是心贪。与此相应,一旦产生新的追求,也就是心贪。而心贪终究是要受惩罚的。我想,恩施民间文学要走向现代化,必须从这种穷与富的变态观念中走出来。

4.善与力齐同

恩施民间文学的一大特色,就是它的善恶评价特别明显。“善游此地心无愧,恶过此门胆自寒。”也就是这则刻在土地庙上的对联,深深地反映了恩施民间文学的善恶观:“善就是力量”。对于人,只要有善就能“一方清泰”、“四季平安”[30]。对于英雄,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他有大善于人,诸如老船王、向老官人等。对于神,只有善行的大小,才能作为升人上界的理由和标准。但无论是人还是神,只要善行至上,就有无穷的力量。诸如大龙和二龙,可以从龙王所居的东海钻人恩施,为恩施人借来东海之水;汪大海可降服五湖龙王;神牛可以从洞庭湖中盗来仙谷等,都是由于有大善于人才取得成功的。[31]恩施民间文学中这种善就是力量的观念,虽然培养了恩施人民的朴实无华、心地善良的民众心态,但也潜在培养了一种民众劣根性——对知识的排斥性。所以,在民间文学作品中,不通文墨的放牛娃、山野村夫、农夫等,都总是在预想不到的情况下取得斗争的胜利。这种潜在的对知识的排斥性,应当说是恩施民间文学走向现代化的一大障碍。

5.科学与迷信的交织

科学与迷信、科学与宗教,本来就有一种天然的联系。在恩施的民间文学中也是这样。我们在恩施的民间文学中,虽然可以发现不少的科学内容,其中包括对宗教、迷信的揭露。但整个来说,其中也还有不少的宗教与迷信的内容。信算命,信看阴阳风水等自不必说,甚而在对历史的追忆中也充满了神秘主义的东西。诸如《老船王》中的巴务相掷剑比武获胜称君是得天之助,乘土船也是得天之助。至于说到牛、猪、狗、鸡、鸭等草木动植之类,也都有自己的充满神秘主义色彩的传说故事。恩施的民间文学如果要走向现代化,势必克服这些宗教与封建迷信的东西。

三、“柳暗花明又一村”

深刻地理解恩施民间文学,在发扬传统、克服惰力的基础上,我们就一定会使恩施民间文学“柳暗花明又一村”,得到新的升华。这个升华也就是恩施的文学的勃兴。

从本来的意义上说,恩施的文学的兴起,也就是鄂民间文学的发展。但是我们必须明白:恩施的文学要走向“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境界,以下几个方面必须加以注意:

第一,创新、发展与继承的关系。它要求我们把恩施民间文学作为文化遗产,并以此为起点加以创新与发展。恩施的文学的发展必须奠定在恩施的文化遗产之上,而在恩施的文学遗产中,恩施民间文学又是最为直接的遗产。因此,恩施的文学的真正兴起,还有待于恩施的作家们去探索一个文学遗产与开拓创新的结合部。为什么我们恩施有那么多有关鲁班的传说故事而写不出象王润滋的《鲁班的弟子》那样的引人深思的作品呢?又为什么在我们这里没有写出象张贤亮的《绿化树》那样的作品呢?这或许就是没有寻找到文学遗产与开拓创新的结合部吧!从这个意义上说,恩施的文学未来的光明度,也就是恩施文学遗产与恩施的文学现实发展的结合部的选择的准确度。

第二,民族性、现实性、地域性相统一的问题。一般说来,“为一切时代写作的最可靠的办法,就是通过最好的形式,以最大的真诚和绝对的真实描写现在。为别国而写作的最可靠的办法,就是忠于自己的民族,忠于那些我们热爱的人——朴素的爱人那样爱的——地方和人。”[32]因此,一件文学作品要有久远的影响,必须具有现实性、民族性、地方性。现实性要求我们用最大的真诚和绝对的真实来描写现在,现在恩施的文学也就是要写恩施人在如何探索、创造具有恩施特色的现代化建设道路。地方性和民族性也就是要求我们用最可靠的办法来忠实地写我们的民族,写我们的地方。“真正的民族性不在于描写农妇的无袖长衣上,而在于具有民族的精神。”[33]在这方面,我们恩施的文学并没有深入到“精神”里面,至少是没有完全深入进去。至于着眼于把民族精神引向现代化的发展轨道,那又是目前力不从心的事。这样,或者民族性被表面化,或者民族性被僵死化等,都于恩施的文学勃兴无利。

第三,一般性与特殊性关系。我们的作家在写个性、写特殊性时,却很少从中看出一般的东西。而他们写一般的东西时,又多流于说教,不知道一般存在于个别之中。但,“单有了特殊的风土人情的描写,只不过象一幅异域的图画,虽然引起我们的惊异,然而给我们的只是好奇心的满足。因此,在特殊的风土人情之外,应当还有普遍的与我们共同的对命运的挣扎。” [34]好的文学作品,一定是共性与个性相统一的。

注:原载《鄂西大学学报》1989年第1期,《清江》1991年第45合期)



[1]明嘉靖版《巴东县志》载高维勉《清江》诗。

[2]《巴东古今诗吟》辑胡庆魁《巴东恩施道上》诗。

[3]李勖《来凤县志?风俗志》引旧志宋儒曰:“论文学,则骎骎大国风。”道光版王协梦修《施南府志》卷10亦如之。

[4]转引自《宣恩侗族概况》。

[5] 《茶的传说》,见《唐岩河畔》。

[6] 《地龙灯》,见《摆手舞与普舍树》。

[7]李白:《金陵歌别送范宣》诗。

[8]马克思、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1页。

[9]恩格斯《德国民间故事书》,见《马克思恩格斯论艺术》第4卷,人民出版社1960年版,第46页。

[10]高尔基:《苏联的文学》,见《论文学》,广西人民出版社1980年版,第99页。

[11][]高尔基:《谈<文学小组纲要草案>》,见《民间文学》1963年第2期。

[12]拉法格:《关于婚姻的民间歌谣和礼俗》,见《拉法格文论集》,人民文学出版社1979年版,第9页。

[13][]别林斯基语,转引自谢尔盖叶夫斯基《普希金的童话诗》,新文艺出版社1954年版,第45页。

[14]拉法格:《关于婚姻的民间歌谣和礼俗》,见《拉法格文论集》,人民文学出版社1979年版,第9页。

[15]恩格斯《德国民间故事书》,见《马克思恩格斯论艺术》第4卷,人民出版社1960年版,第410页。

[16]拉法格:《关于婚姻的民间歌谣和礼俗》,见《拉法格文论集》,人民文学出版社1979年版,第9页。

[17][]列宁:《关天民族问题的批评意见》,见《列宁全集》第20卷,人民出版社1989年版,第8页。

[18]韩致中:《女儿寨的传说》。

[19][]高尔基:《苏联的文学》,见《论文学》,广西人民出版社1980年版,第113页。

[20][]高尔基:《苏联的文学》,见《论文学》,广西人民出版社1980年版,第112页。

[21][]别林斯基语,转引自谢盖尔叶夫斯基《普希金的童话诗》,新文艺出版社1954年版,第45页。

[22][]高尔基:《个性的毁灭》,《论文学续集》,人民文学出版社1979年版,第54页。

[23] 《国语·楚语》。

[24] 《诗经·大雅·绵》。

[25]刘尧汉:《中国文明源头新探》,云南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第37页引语。

[26]闻一多《伏羲考·伏羲与葫芦》,见《闻一多全集》第一册,古籍出版社1957年版,第61页。

[27] []邦奇—布鲁耶维奇著,刘辽逸等译:《列宁论民间口头文学》,《苏联民间文学论集》,北京:作家出版社1958年版,第6页。

[28] 《太平寰宇记·施州》。

[29]《后汉书·西南蛮夷列传》。

[30] 《民间文学》19883期。

[31]见《恩施民族民间故事传说集》。

[32]美国当代著名作家赫拉姆·加兰:《破碎的偶象》,引自刘保端等译《美国当代作家论文学》,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84 年版,第84页。

[33][]戈果里语,转引自别列金娜选辑,梁真译:《别林斯基论文学》,新文艺出版社1958年版。

[34]茅盾:《关于乡土文学》,《茅盾论中国现代作家作品》,北京大学出版社1980年版,第238页。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