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湖荒斋

一畔美丽的湖湾,一幢孤寂的荒寓,一个静心的老头......

 
 
 

日志

 
 

研究恩施的民间文学 评析恩施的文学现状和发展(上)  

2017-03-13 19:30: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研究恩施的民间文学 评析恩施的文学现状和发展

在恩施,不仅“清江秀绝三巴地”[1],而且“天边秀色鄂西山”[2]。也就是在这风景如画、山水相依的地方,孕育了有“骎骎大国风”[3]的文学艺术,因而被称为“诗的家乡,歌的海洋”[4]。历史上,恩施的民间文学,无论是内容及形式,还是情感及艺术都已达到了相当的高度。研究恩施丰富、优美的民间文学,诸如神话、传说、故事、诗歌等,对于探索和评析恩施的文学现状和发展,不是没有意义的。

一、“山野女郎朱颜在”

“山野女郎朱颜在,鬓白男儿志未衰。”恩施民间文学所涉及的内容非常广泛,要考察恩施民间文学的“朱颜”,无疑需要进行多侧面、多角度、全方位的透视。如果我们把视野扩大的话,我们就会发现它除了那独具匠心的艺术特色之外,还表现在宗教、历史、政治、民风民俗等多方面价值。并且正是这种多向性,使它至今仍显示出“永久的魅力。”

从历史方面看,恩施的民间文学在很大程度上可以充当研究恩施历史的活史料,具有重要的历史学价值。诸如从《太阳与月亮》、《罗神公公与罗神娘娘》、《土家人的祖先》、《土家队的天梯》、《佘氏婆婆》等民间神话传说中,可以看到那 “兄妹成婚渡洪荒,日月为易照人寰”的原始社会的族内婚制的遗迹;看到洪水过后人类祖先生活的艰难;看到后人的伦理道德受古代文化的熏染;甚至也可以看到恩施各民族与中原各民族的历史共性。又如从《板桥为什么不种谷子》、《神牛盗谷》等民间传说中,我们看到了“神农献谷山乡里,神牛盗谷洞庭中”的恩施生产史话;看到药王尝白草的艰辛[5];看到恩施人“挽草为业”的开疆辟土生活等;又如从“龙生虎养凤遮荫”与“龙生凤养虎喂奶”的传说中看到了龙的传人、白虎后人、三苗裔人的长期的民族团结史[6]。看到了那种“石头巉岩如虎踞……钟山龙盘走势来”[7]的生龙活虎的民族性格。因此,研究恩施民间文学,确实可以发现恩施人的古典社会,发现民间文学的丰富的历史学价值。

从宗教方面看,恩施的民间文学不仅表现了恩施人的古典图腾崇拜,而且表现了自己的宗教倾向,诸如民间传说、神话中的诸神,象《李世明守坟》中的“玉皇大帝”,《金盆姑娘》中的王母娘娘,《三峡的由来》中的观音菩萨,《马桑树为什么长不高》中的太白金星等,都反映了恩施人的诸神意向,特别是《公母山》、《秀水塘》等神话传说中所反映的恩施人的三界说,则更是在劝人向上、劝人向善、劝人团结等方面,显示出恩施民间文学的宗教学价值,反映了恩施人民的“没有获得自身或是再度丧失自身的自我意识和自我感觉”[8]

从民俗学等方面看,恩施民间文学的价值也是很明显的,诸如《八败金撮》中说“人们把筲箕放在锅上面”的习俗是因“那是张公子和李氏的坟墓”。从《“除亥”与“丢丑”》中可以看到恩施人的信仰习俗。从《何消说》中看到恩施人的生活习俗。凡此等等,都可以考见恩施民间文学的民族学意义。

其实,要全面考察恩施民间文学,那就还可发现其它如考古学等多方面意义。并且正是这些意义使它真正地表现出那种“山野女郎朱颜在”的价值,“因为每个时代都不改变它们的本质,都可以把它们当成自己的东西”。[9]

第一,恩施的民间文学具有知识性、概括性,反映了恩施人对自然、社会及人自身的认识。民间《盘歌》中“天上雷公九千斤”,“天上银河九条沟”等对天界数尚九的认识;《茶的传说》中反映了对茶的解毒作用的认识;神话传说中的三界说反映了恩施人对宇宙的看法及原始的宗教信仰倾向;《干鱼庙》中说“哪有仙和神,只是人作造”的表述,说明了“神是劳动成绩的艺术概括”,是“持有某种工具的十分现实的人物”[10];《牛网刺》中说:“牛网刺开花,黄豆就出种”,反映了恩施人的物候知识;《沾天的来历》中说“有沾无沾,八月十三”,《寒婆婆打柴》中人们看十月十六日的气象来确定是否干冬等,反映了恩施人的气象学知识。凡此等等说明:恩施的民间文学,作为“劳动群众的口头创作”,是“劳动人民从其劳动和社会经验中抽取出来的知识总汇”[11]。是“人民的科学、宗教和天文知识的备记录”[12],是恩施人的“生活、智慧和意志的真实而完整的反映”[13]

第二,恩施民间文学具有极为广泛的人民性,它是恩施“人民灵魂的忠实、率直和自发的表现形式”[14]。长期以来,它始终培育着恩施人民,教育着恩施人民。“培养他们的道德感,使他们认清自己的力量,自己的权力,自己的自由,激起他们的勇气”,唤起他们对自己祖国和民族的爱。[15]因此,人民群众始终把这些人民的口头创作当作自己的知己朋友,“向它们倾吐悲欢苦乐的情怀”[16]。诸如我们从《石碓湾》、《鲁班孝母》、《割肝坡》、《菩萨的来历》等传说故事中,既可以看到尊老爱幼的良好社会风气,体会到尊老爱幼的社会责任与义务;也可以看到恩施人的良好的道德追求。我们读《十兄弟》及《罗神公公与罗神娘娘》等神话传说故事之后,体会到了恩施人所具有的“捉雷公”的战天斗地的精神与力量。从《马桑树为什么长不高》的传说中,我们看到了土家族后生向老幺不畏艰难,爬上天去放天河水救贫苦百姓的自我牺牲精神及不懈的奋斗热忱。从许多的民间神话传说故事中,例如从《唐岩司的传说》中,我们看到了那些“还不发达的民主主义与社会主义的文化成份”,[17]反映出那些被剥削群众在他们的特定的生活条件下的要求与渴望。总之,恩施的民间文学,确实是根植于恩施这块古老土地上的“民族瑰宝”[18]

第三,恩施的民间文学具有鲜明的历史性。“从远古时代起”,这些“民间创作就不断地和独特地伴随着历史。”[19]比如在《盘古吹牛》中,我们粗略地了解到盘古时代的漫长历史(800);从《鹰驮佘太婆》及《佘氏婆婆》等传说中,我们了解到古代兄妹成婚是正常的事,了解到民族先辈们创业的艰辛;从《地龙灯》的传说中,我们了解到古代的“龙生凤养虎喂奶”的团结、融合的民族关系;在《老船王》等传说中,我们看到了古代巴人文明时代来临时的社会政治及经济情况,可以作为《后汉书》、《路史》等有关土家族先民历史材料的佐证;从《板桥不种谷子》、《封稗子》、《扯黄豆》等传说中,我们可以看到恩施的生产史;在《土家人祖先的传说》中,我们看到土家族和其它许多民族一样都出自葫芦,这可以帮助我们了解古代社会中恩施人的生活图景。可以说:“如果不知道人民的口头创作,就不可能知道劳动人民的真正历史”[20]

第四,恩施的民间文学,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恩施人的民族性、地域性。并且我们看到,这里的“每个民族的民族性的秘密,并不在于它的服事和餐事,而在于他们对理解事物的态度”[21]。在恩施的民间文学中反映出恩施的“第一个哲学家和诗人”[22]的对理解事物的态度,在《土家人祖先的传说》中,他们认为洪水泡天过后,只有兄妹二人还活着。他们是被葫芦救下来的,所以,人类出自葫芦。如果参照楚“先君庄王为匏居之台,高不过望国氛”[23]及周的祖先为“绵绵瓜瓞,民之初生,自土沮漆”[24]之说,并参照“葫芦是彝族的祖公”[25]一论,则知这些民族有一定的渊源关系,或许他们都是伏羲后人,因为“伏羲是葫芦的化生” [26]。在《太阳与月亮》中,他们相信人类的繁衍是从族内婚开始的;在《黄鳝是人变的》中,在《阳雀》、《苦雀》、《刀刀雀》等中,他们认为阳雀、苦雀、刀刀雀都是人变的,它们的呼唤也就是那些失去母性特权的人们对父性特权的反抗;在《扯黄豆》中,他们认为黄豆本是全身长的,只是为了惩治懒汉才长在上面。在《挂榜岩》中,他们认为人间的善恶是由神掌管的,范生行善,神使他考得第一名状元;在土地神前,“善游此地心无愧,恶过此门胆自寒”,用善恶来作为检验人们行动的尺度。这说明:“许多世纪以来,人民的创作反映了他们的世界观。”[27]

当然,对于恩施民间文学的评论,远不止以上侧面。仅从这几个侧面,足以说明:恩施的民间文学的确在恩施文学史上有重要的意义,并且可以把它看作是未来恩施的文学事业得以突起的土壤。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