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湖荒斋

一畔美丽的湖湾,一幢孤寂的荒寓,一个静心的老头......

 
 
 

日志

 
 

试论恩施州的文化变更与社会发展——兼对恩施州民众心态的文化透视  

2017-03-11 16:47: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世纪80年代在恩施州工作期间,我给自己取了一个特殊的笔名:施铎。施,自然指的是恩施;铎,按照字书的解释,它是一种中国古乐器,大铃,形如铙、钲而有舌,是古代宣布政教法令所用的器具,盛行于中国春秋至汉代,有木铎、铃铎、铎舞等用例,柄短而呈方形,体腔内有舌或无舌,有舌者可摇击发声,舌分铜制与木制两种,铜舌者为金铎,木舌者为木铎。我以此自名,结合“洪恩”,实际上即是自己给自己界定了思想之“铎”的责任——恩施之铎,直到进入华中农业大学工作后,电子邮箱也仍然以此名之,可见自己对此责任的坚守。在一定程度上说,这已成了我的一种信仰。

用“施铎”为笔名期间写了不少关于恩施民俗文化方面的文章,其中不少也的确有震铎的作用,如关于恩施州发展问题,当时即提出在围绕农业现代化展开的思路,到现在看来也并不错。

该文题名《试论恩施州的文化变更与社会发展——兼对恩施州民众心态的文化透视》,写于我还在恩施州社会科学联合会工作期间,但直到1997年整理出版《土家族民族文化》论文集时才得以公开出版,其中的原因即因上述观点在一次大会上发言并被地方报纸登载后引起了强烈反弹。不过即使如此,我的文化信念并未动摇,现今的恩施发展已作了迟到的证明。

试论恩施州的文化变更与社会发展——兼对恩施州民众心态的文化透视

对于我州的民众心态的分析,百家异说,莫知所衷。笔者以为,对于民众的心态分析,最要紧的问题是探寻一个历史与现实的结合部。因为对历史的现实责任感和对现实的历史还原感,既是马克思主义科学研究方法的最基本要求,也是一个民族从封建愚昧的中世纪走向文明、开放的近代社会的思想契机。这种作为新社会预兆的思想契机,在西方,因其已成为完全形态而被称为“文艺复兴”和“思想启蒙运动”。在东方的中国,因其还未具备完全形态而被称为“早期启蒙思潮”。但是,无论是西方还是东方,新的社会曙光都是由此折射的。这种新社会的契机表明:对作为历史惰力的古老文化传统,必须作彻底的清算。并且,这种清算越彻底,社会的新的进步就越快。然而,这样的新社会契机在我们恩施这块古老的土地上,在新社会已历史地跨越了几个阶段的今天,也仍未以真正的姿态出现。因此,在恩施的未来发展中,历史的包袱也就更重,对历史传统的清算也就更具有深刻的历史意义和严肃的现实意义。本文也就是在对历史传统的清算方面,针对恩施的传统文化对民众心态的及经济发展影响,为恩施民众心态作一点文化透视。“筚路蓝缕,以启山林。”我们这样作,或许对提高人的素质,加速恩施经济发展起到一定的作用。

一、历史的还原

人的素质的高低,现在已不能单由有多少初中生、高中生、大学生等所能说明的。事实已经证明:人的素质实际上是一个由物质的、制度的、观念的文化共同铸成的文化复合体。因此,在我州探索人的素质的提高,单凭呼唤观念更新是作用不大的。因为观念本身就是一种筛选了的文化表层,诸如“守土为业,以耕为本”,“种田致富是正道,经商赚钱是邪门”,“打肿脸充胖子”等观念表现,就本是属于恩施的特定的物质文化与制度文化及观念文化的历史沉淀物,因而要消除它,就必须消除其文化基础。又如有的同志指认的:“各人自扫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属自私性;“性强悍而多猜疑,心好胜而易眼红”属嫉妒性;“创窝窝,攒罐罐,只要混个肚儿圆。”“火烧猪肠子,熟一节吃一节”属守旧性;“各冒各的烟,各种各的田,只靠锄头和扁担,外搭老天发慈善”属简单性;“围着旧摊摊,跟着老路转,自产自销顺自然”属滞变性等,显然都是浮游于文化表层上的民众劣根性,是恩施传统文化的特有产物。

大体说来,“顺自然”,“外搭老天发慈善”是对自然的依赖性;“只靠锄头和扁担”是对旧有技术的依赖性;“力气用了力气在”是对生命动力的依赖性等。一句话,劳动者在生产活动中所表示的奴性,是深深植根于恩施的特定的物质文化的。在历史上,恩施曾先后处于“伐木烧畲,以种五谷”的“火田文化”阶段和“无论高山平地,都使用牛犁”的耕犁文化阶段。这两种文化,都属于农耕文化。它所代表的生产力要素组合结构,给人以深深的文化印迹。首先,劳动者与劳动对象的关系,是一种单纯的利用关系,谈不上改造和创造。“烧火灰”,“望天收”,“铲草皮、大积肥”等,都是这种利用关系的表征。

长期以来,这种单纯的利用关系,只会培养人们对自然的依赖性,即造就自然的驯服奴隶。其次,劳动者与劳动技术的关系,是一种单纯的适应关系,谈不上选择与创新。劳动者,从一开始,就是在已知的、不变的和固定的技术状态下活动的,他们世代相袭,都可以“只靠锄头和扁担”。因此,他们只有适应的本能,没有选择与创新的必要。再次,从劳动者自身看,人们使用生命动力,只知力气用了力气在,不知讲成本、讲效益,长期造就了粗放经营的劣习。所有这些都说明,要根治粗放经营、不思创获的劣根性,就必须从改造物质文化入手,即必须从发展生产力,改变生产力要素的组合结构入手。

在一般的情况下,安于现状,安常处顺、安身立命、不思进取的民众心态,都是根源于制度文化的。我们恩施的传统制度文化,一是宗统维护君统,即中国中央王朝的统治要通过恩施的宗族统治来实现。这是一种层层加码的对人的控制。使人只能以安于现状的方式生活。二是家规补充国法,即对人的控制除了国家法律而外,还有家规。二者互相补充,构成一种面面俱到的控制,使人不敢有任何个性追求。三是族权巩固政权,对恩施人进行直接控制的也就是这里的族权,它具有更大的封建性与狭隘性,在它的控制下,人们不可能有任何形式的个性追求。四是神权强化王权,通过对神权的垄断,剥夺了人的信仰自由,人们必须在生活中安身立命。

特定的物质文化与特定的制度文化把恩施人培养成了一种封闭性极强、选择性极差、新文化的突破机制极弱的民众。特别是那些游浮于文化表层的观念文化,诸如“善”就是力量的观念对知识的排斥性,守土为业才是正业的观念对商品经济的排斥性,平均才是平等的观念对个性追求的排斥性,仍旧惯才是正途的观念对变化趋新的排斥性等,都已成为恩施现代经济发展的严重障碍。如果我们对这种民众心态不进行历史还原的工作,我们就不知道今天如此的东西,原来是昨天、前天都如此。如果我们不“打破旧有的惯例,变不可能为可能”的话,我们就会看到:“昨天如此,今天如此,明天和后天还是照样,那新东西是一个也不会出现的”[1]。这就要我们有改变民众心态的现实责任感。

二、现实的责任

人们通常说我州是一个“老、少、边、山、穷”地区,并以此作为向上伸手的理由。其实,这并不是说,而且也从来不是说,“老”就是要优抚、“少”就是要扶持、“边”就是要照顾、“山”就是要钱开发、“穷”就是要扶贫与救济。因此,“上面给多少钱办多少事。”可是,国家财力不足时又怎么办?现在又怎么办?这就需要我们把事物倒过来看,即进行一次通常所说的反思,结果发现:“老”只能说明过去,“少”只能说明特色,“山”只能说明发展方向,“边”只能说明发展的客观障碍,“穷”则是一个要根治的文化落后的综合症。我们的现实责任,就是要探寻病因、解除病魔,消除恩施未来发展的心理障碍。

病症是病因的病理表现。恩施的文化落后综合症,是恩施病因的病理表现。它包括实践的和观念的两个方面。

观念的病症表现在一些民语俗谣中,我们在前面曾提到了一些,现在来详细问闻切听,探寻病因:

病症之一:“没有功劳有苦劳,没有苦劳有疲劳。”这是一种对“劳而无功”的辩护性感触。说者一谈及此,听者就情动及此,“劳而无功”也就获得了谅解。其根源在于人们对生命动力的不顾惜,即传统文化中不讲成本,不讲效益的粗放经营恶习。

病症之二:“见石头过河。”这是一种经验主义的思维方式,是一种对等待观望、不开拓进取现象的辩护性说辞。其明确表述是:“我们要做稳当事,拿稳当钱,不泼汤。”它所要求的是不冒险,不主动进取。其病因在于传统的制度文化对人们的个性追求的严重摧残与压制。

病症之三,“远亲不如近邻。”这是恩施人的人际同质交往的形象表述。一方面,家族观念至上,因而亲戚交往是主要方面。但是另一方面,由于某人、某家居处环境的固定性,因而除血亲交往而外,地缘交往也成为重要方面。所以,“远亲不如近邻。”是既肯定血缘封闭性,又承认地缘封闭性。它是农耕文化的必然产物。

病症之四:“当官的享福靠权力,干部子弟享福靠父母的门第,我们想享福就靠刀子和小兄弟。”这本是一种现代青少年犯罪的原因,但背后反映的却是由于传统的制度文化的影响,我们的干部有的已成为民众的异己力量,因而引起了民众的抗议。

病症之五:“就地取材,发挥本地优势。”这是一种扭曲了的因地制宜观念,结果是饥不择食、食而不化,盲目上马、被迫下马。其病因在于特定的传统物质文化培养的搜刮性利用自然的恶习。

病症之六:“庄稼一只花,全靠粪当家。”这是一种把农业局限于种植业、把种植业收获的好坏单纯地寄希望于粪的传统文化的培养品。如果长期以此为指导,则难免排斥科学、管理等现代文明,因而是一种愚顽症。

病症之七:“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单纯的火车,或许实情如此。但对于人来说,这却能培养一种强依赖性观念,是传统的制度文化对人的个性追求的严重压抑的结果,是顺天地之制命的社会化产物。因此,唯上、唯书、唯古。当然,这也绝不能“庄稼到了户,不必找干部”。如果是这样,除群众自身要改变看法而外,我们的干部也要扪心自问,是不是象群众所说的:“干部到处跑,农业抓不牢,工业放空炮,上面不知道。”

病症之八:“有多大的麻雀围多大的窝。”“两口子穿三条裤子,万事不求人。”这是一种曲解了的自力更生口号,是用安于现状,不思进取的传统文化观念筛选过的所谓的自力更生口号。“人人都种田,户户小而全,任务平均摊,专业户不专”的情形,正好是其具体化。“想的是粮食过亿,越搞越不过意。群众零花无钱用,牲畜过冬无草吃”,正好反映其实践结果。至于“种田为把肚子填,养牛为耕田,养猪为过年,养鸡为换油盐钱”,则又是它的观念表现。“手拿锄把,犯法不大”,又给它以心理保护。因此,它得以根深蒂固。

病症之九:“大风吹不倒犁尾把。”这是一种根植于传统农耕文化的生活稳定性所得出的安常处顺、自得其乐的结论。与此相应的还有如“三斤棉花六两油,口粮吃到秋接秋”。“交足国家的,留够自己的,平平安安过日子。”这些都是以安常处顺的生活态度来对待生活的。

病症之十:“理想、理想,有利我就想;前途、前途,有钱我就图。”“一切向钱看”。这是一种被扭曲了的个性追求,是曲解了的个人致富观,是传统文化长期压制下的个性追求的现在畸形变态。

……

日本管理学家系川英夫说过:“陈旧的观念占据着头脑,新知识、新信息就会被拒之门外。”[2]由此可见,如果我们想谋求发展的话,就必须更新观念。事实也正是这样:

一次讲现代科技课,讲人类登上了月球之后,有位学员不无讽刺地说:“老师,你可以写一部幻想小说。”

“建始县官店区近几年曾多次组织‘赶场’大会,结果大部分群众提着自己的东西走到半路上转去了——怕丢人。”[3]

“城里大办林工商,山上树木就砍光。”仅鹤峰一县,“因森林严重毁坏,1980年以来,全县发生各种自然灾害30余次,洪水冲淹粮田28000亩,经济损失达160多万元,每年粮食减产30多万斤。”[4]

某县运输公司因交通局直接从外面派进经理,使公司严重亏损。结果不知自责,而是做假账,整工人、变卖固定资产,偷税……

培根说过:“一个人如果从肯定开始,必以疑问告终。如果他准备从疑问开始,则会以肯定结束。”我们对恩施的传统文化也应是这样,即为了获得肯定的结果,现在必须疑问,必须先从“毫无异议地”打上“问号”开始,然后才能在其中有许多“伟大的发现”。而这正是我们的现实责任。它要求我们从对传统的批判分析中去探寻未来的出路。

三、未来发展

发展的问题是一个认识问题,恩施的发展问题,也就是对恩施的认识问题。因此,恩施的经济、技术、社会的大发展,必须有一个文化的大发展作前导。

首先,从传统的文化发展中探索发展的现代出路。恩施的文化发展,是在一种文化机制的缓慢转化中实现的。从物质文化的发展看,廪君时代,人们以渔猎为生,尚属渔猎文化。至廪君沿清江西来,战胜盐水女神,实行族外婚,称君于夷城(今恩施)之后,由渔猎文化逐步过渡到“伐木烧畲,认种五谷”的火田文化阶段。如果参证汉史,则知这两种文化机制的转变至少经历了三千年。

“火田文化”在宋代以前十分盛行,史家记载是“山岗砂石,不通驿路,不习牛利,惟伐木烧畲,认种五谷”[5]。至“高山用黄牛,平坝用水牛”[6]的宋代开始推行牛耕以后,牛耕为代表的耕犁文化开始出现。恩施进入了火田文化与耕犁文化杂存的新旧文化的交汇阶段。这种相互交汇的农耕文化,直到现在也仍然是恩施物质文化的主体。从制度文化看,恩施自廪君开国,由于比武获胜称君,强权政治就已始肇。至廪君后人以为“廪君死,魂魄世()为白虎”,进行宗教改革,剥夺其它四姓的信仰自由而后[7],就业已进入了宗统维护君统,家规补充国法,族权强化政权,神权巩固王权的强权统治期,并留下深刻的文化印迹于至今。从观念文化看,由于特定的制度文化与物质文化的影响,人们对善的追求大于对知识的追求,对农的追求大于对商的追求,对平均的追求大于对个人致富的追求,对习惯的保守大于对变化趋新的追求。因此,制度文化、物质文化、观念文化的保守性,共同铸成了一种特有的文化复活体——民众的惰性素质。恩施的发展方向,也就是一个有利于改变这种惰性素质的文化基础的方向,也就是要改变农耕文化、专制制度及惰性观念的方向。因此,恩施的未来发展问题也就成了一个如何走出传统文化圈的问题,因而首先是一个认识问题。

其次,从历史发展的链条中去寻求现实出路。历史的发展应是一个连续不断的发展链条,恩施的历史发展也是这样。它要求我们在探索恩施发展的现实出路时,要充分地考虑恩施的历史实际,这个实际是:

针对恩施生产力发展中劳动者对劳动对象的利用性强的特征,强化人们的改造和创造劳动对象的功能。

针对劳动者对旧有技术的已知性、适应性特征,强化人们的探索性、选择性功能。

针对人们在劳动活动中体力性、经验性、生产性特征,强化智力性、科学性、经营性功能。

针对传统制度文化对于个性的压抑所培植的安于现状、安生立命、不思开拓、不敢进取的特征,强化开拓创新、勇于进取的精神。

针对农本思想中小农业观念强的特征,强化大农业意识,其中包括农业商品经济意识。

针对“马无夜草不肥、人无横财不富”的平均主义,强化个性追求意识。

凡此等等,一并说明,在发展恩施的指导思想上,我们只能在四化建设中化农业,即实现农业现代化。因为只有化农业,才能使我们在保持历史连续性的基础上走出恩施旧文化的圈子。因此,我们的工业,只能在辅助农业上做文章,即以工补农。我们的商品经济,应当围绕农产品商品化做文章,因而是发展农业商品经济,即把商品经济纳入农业现代化的轨道。我们要上马什么项目,不能只因为它能找钱,而要因为它有利于农业现代化。所以,用大农业现代化作为我们的指导思想,以粮稳农,以工补农,以商促农,以特富农,以牧带农,以林支农,以文美农。真正唱一个农业现代化的大合唱,我们才能希望。

再次,从新文化中探求走出恩施旧文化圈的可靠手段。新文化的义域,当然是指以现代科学为轴心的现代文明,它所培育的文化复合体——民众的现代素质,是我们得以走出恩施旧文化圈的根据。因此,兴民力、开民智、动民情、鼓民劲、强民志、聚民心,就现实地成为我们振兴恩施的强力手段。第一,自然科学的发展,是开启民力的手段。从历史发展看,科学的发展与运用,是社会变迁的强力推动因素,特别是技术决定一切的时候更是这样。但是,这种推动因素并没有引起我们的多大注意。最近武汉召开的全国实用新科技推广会议,唯恩施只一自费者参会就是例证,尽管有许多技术是可以直接服务于恩施的农业现代化的。第二,发展社会科学,开发民众智力。我州的社会科学界,一直处于各烧各的香、各扫各的庙的境地,作为社会科学的联合体的社联,名有实无,无法发挥作用。因此,作为一种特定生产力的社会科学,难以起到开民智的作用。第三,发展文艺事业,调动民众感情。我们要开发恩施,必须有“恩施文学”的呼唤,借以调动民众感情。因此,在恩施的未来发展中,必须大兴民力,大开民智,大动民情。同时还要采取措施,大鼓民劲、大强民志、大聚民心,这也就是以现代新文化扶农。

综上所述,恩施的未来发展问题,是一个文化的变革问题。它可能引起一次大的文化震荡,诸如文明与愚昧、竞争与中庸、开放与封闭等新旧文化因子的强烈碰撞、冲击等。但是,如果没有这种大的文化变更,新的社会发展就很困难。这也就是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教导我们要彻底地与传统观念决裂的根本所在。

本文资料来源

1.《恩施民族民间故事传说集》

2.《巴东民间故事传说集》

3.《唐岩河畔》第一集、第二集

4.《摆手舞与普舍树》

5.《恩施县民间故事传说集》

6.《建始民族民间故事传说集》

7.杨柯编:《中国风俗故事集》上集,甘肃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



[1] []系川英夫著,王泰平等译:《一位开拓者的思考》前言,世界知识出版社1985年版。

[2]  []系川英夫著,王泰平等译:《一位开拓者的思考》前言,世界知识出版社1985年版。

[3] 《恩施党校学报》19883期,第8页。

[4] 《恩施党校学报》19883期,第2页、第1页。

[5] 《太平寰宇记?施州》。

[6]同治版:《咸丰县志》。

[7]《后汉书?西南蛮夷列传》。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