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湖荒斋

一畔美丽的湖湾,一幢孤寂的荒寓,一个静心的老头......

 
 
 

日志

 
 

人生五度?生命的长度  

2016-12-24 15:00: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人说:“人是一种没有长度,只有宽度的动物。”但我并不同意这一点,我们不仅认为人有生命的长度,而且也有生命的高度、宽度、深度、力度,即笔者所说的“人生五度”。人人都有自然生命和文化生命。所谓生命的长度,即是我们如何达到生命不朽的问题,也就是自然生命与文化生命的延续。我们每一个人都有我们的自然生命,从呱呱坠地到学习各种社会化技艺,从出生到死亡,生老病死,这样一个过程,短短的几十年,这就是我们所讲的自然生命的长度;我们也有所谓的学术生命或学问生命,或始于初中或始于高中而以博士毕业后告一段落,直到终止研究活动。但是,对于我们个人来说,我们活在这个世上,到底能活多长,这是自然生命、学术生命及至职业生命,这些我们基本上都没办法左右,也就是说,这种生命的长度是不能由我们自己主宰的,当人们在遭遇到一定的灾难过后就会更加明白这一点。但是,人们又无不时刻地在思索着另一个问题,即在我们人生之转瞬即逝的时间之流中如何追求人生的不朽或永恒,故美国现代哲学家詹姆士在《人之不朽》中肯定“不朽是人的伟大的精神需要之一”,尽管其所论指的是宗教性,但却也与中国文化传统中的“三不朽”的契合之处。

 

《左传·襄公二十四年》载:

二十四年(前549年)春,穆叔如晋。范宣子逆之,问焉,曰:“古人有言曰:‘死而不朽’,何谓也?”穆叔未对。宣子曰:“昔匄之祖,自虞以上为陶唐氏,在夏为御龙氏,在商为豕韦氏,在周为唐杜氏,晋主夏盟为范氏,其是之谓乎?”穆叔曰:“以豹所闻,此之谓世禄,非不朽也。鲁有先大夫曰臧文仲,既没,其言立,其是之谓乎!豹闻之,‘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虽久不废,此之谓三不朽。若夫保姓受氏,以守宗祊,世不绝祀,无国无之,禄之大者,不可谓不朽。”

 

可以看出,早在春秋时期,鲁国的叔孙豹与晋国的范宣子即曾就何为“死而不朽”这一生命的“长度”问题展开讨论。在范宣子看来,其祖先从虞、夏、商、周以来都是贵族家世,自然即是“不朽”。可叔孙豹则认为贵族家世只是“世禄”而不是“不朽”,真正的不朽是:“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虽久不废,此之谓三不朽。” 叔孙豹认为,“鲁有先大夫曰臧文仲,既没,其言立,其是之谓乎!”而《国语·晋语八》对此也曾肯定:“鲁先大夫臧文仲,其身殁矣,其言立于后世,此之谓死而不朽。”可见此“三不朽”在一定程度上算是共识。对此,唐人孔颖达在《春秋左传正义》中对“三不朽”分别做了界定:“立德谓创制垂法,博施济众”;“立功谓拯厄除难,功济于时”;“立言谓言得其要,理足可传”。一般而言,“立德”系指道德操守而言,“立功”乃指事功业绩,而“立言”指的是把真知灼见形诸语言文字,著书立说,传于后世。

在当代文化视野下,“三不朽”也仍然有其理论与实践意义。一方面是自然生命的延续,这当然是重要的;另一方面是道德生命、事业生命等文化生命的延续,而这方面,中国传统文化有其重要意义。事实上,也正是在这一方面,我们能够左右自己,这就是我们的文化生命,也就是我们生命的长度。我们做些什么事儿,为人类做些什么贡献,为社会做些什么贡献,为家人做些什么贡献,为民族做些什么贡献,这个东西是能够被记住的,所以有些人的自然生命虽然很短,像岳飞,像方志敏,像刘胡兰……从古到今很多人的自然生命都很短,但是他们的文化生命却很长,他的精神生命却很长,这告诉我们要记住——决定我们未来的是我们的文化生命,而文化生命是可以由自己创造的。我认为,这句话的深刻性正在于提示我们创造文化生命的主动性与基础性。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