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湖荒斋

一畔美丽的湖湾,一幢孤寂的荒寓,一个静心的老头......

 
 
 

日志

 
 

寻找瞿家湾之美·民俗中的科学——攻位于汭  

2016-12-20 18:08: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寻找瞿家湾之美·民俗中的科学——攻位于

以水为生、以农立国的传统中国,水的重要性自不待言。比如,在被称为中国文化之源的《周易》八卦中,属水的卦实际上是两卦——坎、兑,占了1/4,这是其他各卦所不能比拟的[1]。根据象数《易》学的通论,在《周易》中卦象体系中,坎为河水、雨水、一般的水,兑为泽、为湖水、沼泽之水[2],反映出中国古人对于水的认知较为详细而丰富。在五行学说中,《尚书·洪范》所载的“洪范”五行不仅在总位次上是第一条,而且水又是第一中的第一。以后的历代著述,都不泛申论水之地位的,如有学者统计:《说文解字》收字9353个,其中水部和水字旁文字有470个,占全部字数的4.92%;如果加上川部、泉部、永部等,则有522字,共占全部字数的5.46%。《说文解字》有540个部首,每个部首均17.32字,水部文字远远超出这一比例。《康熙字典》收字47035个,其中水部文字达到1655(包括异体字、同一字不同写法),占总字数的3.52%。《康熙字典》分为204个部首,每个部首合230.564字,水部文字是平均值的7.178[3]

从民间文化的角度看,为安居乐业发展起来的“风水”学,“水”即占了一半,即使按照“气”、“风”、“水”三要素而论,也占有了不起的地位;若据《葬书》所谓“气乘风则散,界水则止,古人聚之使不散,行之使有止,故谓之风水”,则水的地位又更重于“风”、重于“气”,于是在风水学上对水进行了极为详细的区分:有情水与无情水的划分,山、水、阴阳之距离变化,龙水的强弱、生旺,山水的粗浊……以至于风水学的关键即在于“入山寻水口,登穴看明堂”……

从治国理政层面看,《管子·水地》篇不仅从本原意义上阐明了水的地位:“水者何也?万物之本原也,诸生之宗室也,美、恶、贤、不肖、愚、俊之所产也。”[4]而且用水解释了不同地区的居民性格并据此阐明治国方略:“何以知其然也?夫齐之水道躁而复,故其民贪粗而好勇;楚之水淖弱而清,故其民轻果而贼;越之水浊重而洎,故其民愚疾而垢;秦之水泔而稽,淤滞而杂,故其民贪戾罔而好事;齐晋之水枯旱而运,滞而杂,故其民谄谀葆诈,巧佞而好利;燕之水萃下而弱,沉滞而杂,故其民愚戆而好贞,轻疾而易死;宋之水轻劲而清,故其民闲易而好正。”[5]“圣人之化世也,其解在水。故水一则人心正,水清则民心易。一则欲不污,民心易则行无邪。是以圣人之治于世也,不人告也,不户说也,其枢在水。”[6]

正是基于这种认知,我们来理解瞿家湾村落之形成于内荆河南岸就不复杂了。简单的解释是基本生活条件,复杂的理解则是超越简单的用水之需与交通方便(自然,这是重要的),而去探讨背后的思想与情感、经验与技术、智慧与意志……

从经验与科学的层面,选址是地方性知识的提升。比如,按照传统文化中的阴阳思想,“山南水北谓之阳,山北水南谓之阴”,最直接而科学的理解是:由于中国位于北半球,特别是主体部分、长江流域与黄河流域两大流域文明都位于北回归线以北,以这种区域视点来观察太阳会是从东方升起经由南方最后落到西方,于是向阳坡在山的南面,背光坡在山的北面,因而南面的日照一定较北面充足,中国地名中的江阴、淮阴、洛阳、衡阳、咸阳、南阳、华阴等都由此而得,虽然中国文化中有重阳而抑阴的习惯,但却在具体选址处理上走上了因地制宜之路。同样从经验与科学的角度,瞿家湾的村落选址也没有绝对地贵阳而贱阴,而是因地制宜超越“山南水北”习惯落址于内荆河南岸:一方面,生活与实践的经验指明,在沿河两岸建房,应将房子建在凸岸上即“”位,凸岸或“”位,就字源意义上说就是被水拥抱,也就是河流的内弯处,因为凹岸时刻为水冲击浸蚀,而凸岸则会被不断淤积,房屋没有被冲毁之患。所以,清人汪志伊《堪舆泄秘》说:“凡到一乡之中,先看水域归哪一边,水抱边可寻地,水反边不可下”,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在建筑学上,这种选址原则叫“攻位于”。事实上,这一原则是中国先民的几千年前即通过自己的经验、实践证明了的科学原则,所以早在《尚书·召诰篇》中即有确认:“庶殷,攻位于洛汭。”殷商人民在洛水北边凸岸建都,其科学性正在于:水湾的内侧即河流弯曲处的凸岸内,河流环抱的河岸内部不易被河水冲刷,因为河水在流速较快时会使河岸上的泥沙脱离而随水流走,从而对河岸造成侵蚀;而当河水流速较慢时,河水中夹杂的泥沙就沉降到河底,造成河道堆积。不过,根据流体力学的基本原理,在河流湾道中,湾外水流速度较快,而湾内水流速较慢,湾外凹岸的岸基容易被流水冲蚀而湾内凸岸的岸基则会缓慢的堆积。从风水学上来解释,这即叫千里龙脉“界水则止”,并且每年在河流环抱处都会“止息结穴”,聚集一股蓬勃的生气;其弧形流水则呈“玉炎环腰”之秀,表明该处穴场将更为蓬勃兴旺,而瞿家湾的所在,正如此穴。

事实上,瞿家湾事实上也的确呈现发展之势。首先是自然地理意义上的,数百年来,“”位在不断地积累与发展着。从《瞿氏宗谱》中的一张描绘清乾隆时期瞿家湾的简易图可以看出,当年瞿家湾房屋与内荆河之间只隔一条宽3-5m的街道,房屋与河流仅一街之隔,如此居民汲取河水方便,往船只运送货物快捷。可20049月时有学者实测,沿河建筑与内荆河南岸间的距离已近25m,内荆河南岸在200多年的时间里向北移动了约20m,不能不说是发展了。

与此相应的则是人口与社会的发展。从瞿氏家族的第二代起,人们就开始捕猎湖边的飞落的野鸭,尔后代代相传,捕猎方法不断更新,到1930年发展到了鼎盛时期,据载:全村共有鸟枪40支,台铳170架,190多人从事猎捕,年捕获野鸭量达50000余对。同时,瞿家湾在与附近的柳关、小沙口、周老嘴等地进行产品交换以满足生活需要时,也逐渐发展起来了商业,据统计:1915年至1925年间,瞿家湾约有100人从事商业,有31家挂牌商号开业,还有未挂牌的耕牛交易所、竹蔑店、铁铺等;以此推动,瞿家湾的纺织、造铳等手工业也获得了大的发展,到中华民国初年,瞿家湾已有11家手工业作坊开业,从业人员达200多人,人口结构中非农业人口比例增加。于是在生活方面,与商业、手工业相关配套设施的建设有了很大促进,全镇发展到有砖木结构的房屋51339间,建筑面积超过11000m2[7]



[1]《周易》八卦的“坎”卦属水,自不待言。兑卦为泽,即实际上也是水,故《国语.周语下》:“泽,水之钟也。”见徐元诰::《国语集解》,北京:中华书局2002年点校本,第93页;李道平则说“泽”为“坎水半现”,见李道平:《<周易>集解纂疏》,北京:中华书局1993年点校本,第223页。

[2]乔清举:《八卦还是七卦、九卦?》,《中国哲学史》2006年第4期。

[3]乔清举:《论河流的文化生命》,《文史哲》2008年第2期。

[4]戴望:《管子校正》,《诸子集成》第五册,北京:中华书局1954年排印本,第237页。

[5]戴望:《管子校正》,《诸子集成》第五册,北京:中华书局1954年排印本,第237238页。

[6]戴望:《管子校正》,《诸子集成》第五册,第238页。

[7]请参见何展宏先生硕士论文《湖北洪湖瞿家湾古镇研究》(武汉理工大学,2005)的相关论说。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