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湖荒斋

一畔美丽的湖湾,一幢孤寂的荒寓,一个静心的老头......

 
 
 

日志

 
 

寻找瞿家湾之美·慢节奏传递之美  

2016-12-13 23:23: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寻找瞿家湾之美·慢节奏传递之美

走在瞿家湾的老街上,其错落的街、巷有如鱼骨状分布,从而提供了古镇居民的联结和交流的空间。沿河一字排开的建筑群落,生活、居住、交通及至生产、交流,家用手工业、商业及至文化艺术活动……一应的生产生活所应具备的功能,都由其承载着,体现了街道的多样性功能,由此形成了慢节奏的居民生活之美,从而使人们在悠闲中审视着人间万象,体验着丰富的民间生活的乐趣,一种自然、自由、随心而舒适的生活状态……就这样延续了数百年。

首先,瞿家湾的商业与居住形成了一种压缩性的紧密关系,使人口的增加与商业的发展之间形成了一种紧密的互动关系,从而形成了一种商、居并存的建筑格局而极少只作单纯居住的“单体”建筑,它们或为纵向的上宅下店(楼上住人而楼下开店)格局,或为横向的前店后宅(前面临街的房屋开店而后面的住人),这样,不仅各家各户的商、居联系紧密,没有那种远距离奔波的紧张感,从而使人的工作与生活之间的联系显得从容、悠闲,加上街道两侧分别形成了槽房、渔行、粮铺、杂货铺、餐馆、药铺及至小型加工厂等的集群分布,压缩了邻里之间的迁移距离,从而把比较发达的商品经济与比较紧密的居住关系联系起来,提供了整个瞿家湾居民慢节奏生活的社会结构基础。在这个基础中,房屋之间的紧密联系、房屋与街道之间亲密结合,形成了诺伯格·舒尔茨于《场所精神》中所指认的特殊情感:“街道并未与房子分离,而是与房子结合在一起;同时,当你在外部时却令你有一种置身内部的感受。”这种感受,即使现在已成了革命纪念馆的瞿家湾老街,那些为了彰显当年特色而“保留”的极少数的老字号店铺也仍然伴随着随风摇曳的老字号招牌在默默地传递着当年的故事。

其次,瞿家湾老街的那条“街”,无论是主街宽度(宽35m)还是支巷的宽度(宽1.22m),都会随着人口的增加而放慢节奏。一方面,作为内外的交通通道(特别是内部交通),不仅是往来商户之货物由此出入于内荆河码头的通道,而且也是人流、物流分散于街区各处的通道,人流与物流混存、线性与点状相集,有如现代大城市的堵车一般,人们就那样长期地、慢慢地在那里蠕动着……还好的是,那时的步行或手推车本来就是慢节奏,从而形成了另一种意义上的人生互动——慢交通与高交往,甚至一些人生的具有重要意义的价值码都发生在这种慢节奏中——于停留中的亲切交谈、于等待中的仔细欣赏、于触碰中的加深理解……这一切与现在的高速度、快节奏都是完全的相反的,李白“朝辞白帝彩云间”的过程尚只能用听觉感知世界,现在的高速就更是超越了视觉神经系统辨析信息的极限,相比之下,瞿家湾那样的街、那样的节奏,就更显出安静祥和、逸致闲情的宝贵了……现在,我们有了速度,却再难有闲情了!!这不能不说是全球性现代化之罪!!

再次,有学者把人造物叫“人然”,而把自然生存的东西叫“自然”,据此标准,我宁愿相信瞿家湾的建筑就是一种“自然”,因为在那里,人与自然的距离太近了,你看:前商后住的房屋格局与近河背河的河街格局,如在晚上肯定会有“江亲月近人”的感觉,而在白天则会有“闻歌始觉有人来”的隐秘感;整个自然景观有如秦观的《行香子》所述:“树绕村庄,水满坡塘。倚东风、豪兴徜徉。小园几许,收尽春光。有桃花红,李花白,菜花黄。远远围墙,隐隐茅堂。扬青旗、流水桥傍。偶然乘兴,步过东冈。正莺儿啼,燕儿舞,蝶儿忙。”更为自然的是,主街道仅宽3-5m,临街两侧的房屋仅一、二层高,建筑之山墙也仅高4-6m,这种高宽之比大约在10.7之域,人们能以30-45O的竖向角度观察街道两边的建筑,既可细部观察,又有一种小尺度的亲切气氛,自然而然、情绪怡然、理性心然,加上就近的店铺,无疑会形成一种归属感、安全感。如果再加上那些参差曲折的街道天际线——那些房屋山墙垛头上的造型朴素轻灵、意趣深远的秋叶卷草、回头屏虎、凤凰灵芝等摒头装饰,那些一跌、二跌、三跌之有致变化的跌宕起伏之山墙轮廓线,配合着略微弯曲的街道空间与富于变化的屋檐,则整个街道就是一个天作之城。在这里,人们只能是慢慢走,欣赏吧!!

最后,白天与黑夜的自然转换强化了人们的循环观念与慢节奏。在“宗伯府”的梁匾上书写着“左长庚”、“右启明”,借以分别代表白天黑夜的循环,也借喻日月交替的永恒性,契合了中国文化中日月横向结合为“明”而纵向结合为“易”的循环变化观。而在瞿家湾的建筑格局中,其街道与临街店面在空间上形成了内外、日夜相互渗透的循环空间,给人以一种自然循环的节奏感——早、晚开关店门,不仅是白天黑夜的分界限,而且是内外、公私的分界限,这种由店面、住宅,通过店门的开阖形成的时空转化,不仅使日夜、内外、公私的转换变得十分贴切自然,而且使居民的休息、聊天、洗衣、弄菜、赶集、社交……同样自然;不仅当事者显得自然,而且旁观者(如楼上的或其他的看客)也显得自然。整个社会就这样的在“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的循环中得以永恒的重复。

人们在当时生活在瞿家湾,还会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